当前位置:网名大全 > 小说推荐 > 唐音宁席修小说免费阅读,我终究失去你全文完整版

唐音宁席修小说免费阅读,我终究失去你全文完整版

来源:www.mingzikong.com | 发布时间:2018-02-23 | 作者:唐音宁席修 | 点击:

唐音宁席修小说免费阅读由公众号 提供!我终究失去你是一部适合女生阅读的小说,讲述了唐音宁席修之间的爱情故事,小说内容精彩,人物形象鲜明,网络人气高涨,欢迎感兴趣的小伙伴点击我终究失去你全文完整版阅读!

 

对于杜若水这个提议,唐音宁并无异议,与其在这里瞎猜测,倒不如去会一会这个消息灵通的徐律师。

两人有了决定,次日,起了个大早很快的收拾好就出门了。

嘉华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地点居然是在寸土寸金的金融商贸区,这一块儿区域里面工作的人,可以称的上是云国的精英人才了,杜若水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,可以和这里的腾云影视合作,把自己的小说拍点电视剧。

名字控

车子停在奥斯大楼的楼下,杜若水不免有一阵没钱的心虚感,她握着方向盘转过头看着唐音宁,很不确定的问道,“宁宁,这诉讼费咱们出得起吗?”

 

唐音宁一愣,想着自己五万块钱的表都能送给一个鸭子,现在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,多少钱都要出的。

“钱不用担心了,大不了把花店卖出去。”唐音宁撇撇嘴,很有骨气的说道。

见她态度如此坚决,杜若水也就不劝了,把车停在车库,两人就坐电梯直接上了大楼第32层。

电梯门一打开,杜若水看着面前那能反光当镜子一样的玻璃门,心生羡慕。

“两位小姐,请问你们有预约吗?”推开门,就有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前台笑盈盈的开了口,这专业素养连微笑都是标准露八颗牙。

“没有预约,我们来找一下徐简然律师。”见杜若水的目光在处处打量,唐音宁这才礼貌回道。

前台有些诧异,看着面前这两个人,从穿着到包包,妆面到发型,都不像是能请得起徐律师的人,心里嫌弃归嫌弃,但还是笑着道,“面见我们的徐律师是需要预约了,每小时五千,先付款再预约,请问您叫什么?我帮您查查时间表。”

“唐音宁。”唐音宁一愣,一个小时五千,顶的上自己小半月的收入了。

杜若水在一旁听的更是目瞪口呆,好家伙,真是要命。

听见这个名字,前台一愣,就在昨天,徐律师才让秘书出来叮嘱自己,如果有唐音宁小姐拜访,直接请去他的办公室,她还以为是一个多有钱的白富美,能让徐律师这样盛情款待。

现在看见这位本尊,前台觉得自己要相信人不可貌相!这一定是个隐形富豪吧,立马说道,“原来是唐小姐,快请进,我这就带您去办公室。”

“不收费了?”杜若水见前台这样热情,忍不住问道。

“小姐说笑了,你们是徐律师的朋友,自然享受优先待遇。”前台尴尬的笑了笑,这才说道。

名字控

杜若水嫌弃的瞅了瞅前台,心想着,哼,这变脸真快。

往办公室去的路上,唐音宁再次感慨,这一小时五千的咨询费果真不是盖的,一个律师事务所,居然占用了奥斯大楼的一层写字楼,几千平的面积,高端简约欧美范的装修,看起来着实奢侈。

秘书李薇见前台领着两人过来,又听闻这就是唐音宁本尊,这才赶紧播了一下座机,请示道,“徐律师,唐小姐已经到了。”

“进来吧。”徐简然放下手中的文件,接起电话这才轻声说道。

得了指令,李薇这才站起来领着两人走进了徐简然的办公室。

徐简然的办公室居然是日系田园风!和外面那高大上的欧美范截然不同,办公桌旁边还摆着一个花架,里面放着十几盆多肉。

唐音宁和杜若水两个人都被这截然相反的风格惊讶道,直到听见徐简然开口,这才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。

“这位就是唐小姐吧?您好。”徐简然站起身来,走到的唐音宁面前,微微一笑很有礼貌。

能这样准确无误的认出唐音宁,不过是因为之前席修发送过来一份详细资料。

唐音宁回过神来,这才笑了一下,“徐律师,您好。”

“这位是?”徐简然看着站在一旁的杜若水,心想着这个恐怕就是那说自己是骗子的杜若水。

一想到的自己把人家堂堂大律师叫骗子,杜若水生怕徐简然告自己一个诽谤罪,立马谄媚的笑着道,“您好您好,久仰啊徐律师,我是宁宁的闺蜜啦,您不用管我。”

徐简然抿嘴点了点头,这才招呼唐音宁坐下,与她详谈了一下这个出轨的经过和想要的权益。

“婚前公证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本就是我的,但是陈泊君是过失方,我需要补偿。”唐音宁的想法很简单,你不是养小三吗?还要给小三买房子吗?那我就把你的钱夺过来,看你们怎么嘚瑟!

徐简然听着唐音宁这冷静的话和明确目的,恍惚看见了那个人的影子,果然是朋友,那还真的还物以类聚啊。

趁着徐简然帮着唐音宁分析的时候,杜若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徐大律师,这么严肃的职业,却长着一个娃娃脸,很是精致,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岁月的痕迹,少年感十足,现在换身校服去学校,肯定仍旧是校草级别的,完全符合自己言情小说中的幻想啊。

许是感受到了杜若水这花痴的目光,徐简然有些不自然的抬起头,把目光挪在了杜若水的身份,“请问您是有些不舒服吗?”

“哈,没有,你们忙,我上个卫生间。”偷瞄被人逮住还真是尴尬啊,杜若水伸手拍了拍唐音宁的肩膀,这才转身离开。

“唐小姐咱们继续,是这样的,你有没有什么音频资料,能够证明陈先生出轨,或者婚外同居的证据?”徐简然听了一下,这官司不难,只要是就是在这财产分割上有些难度。

说起这个,唐音宁立马想起自己拍摄的照片,从包里拿着那个碎屏的手机放在桌上,这才为难的说道,“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。”

“放心,我们有技术部,您稍等一下。”徐简然拿起手机看了看,只是屏幕碎掉,里面的芯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,这才打了一个电话给李薇,让她拿去技术部检测。

见徐简然做起事情来着游刃有余,从容冷静,唐音宁不免好奇的问道,“徐律师,您是怎么知道我需要打离婚官司呢?又怎么联系上我的?”

=

=

第8章:人在屋檐下

徐简然一愣,想起席修的那句随便,看着唐音宁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是您一位朋友交代的,诉讼费的事情您不用担心。”

“我的朋友?”唐音宁一愣,我什么时候有这么牛逼的朋友了?

唐音宁虽然人美性格好,但是这些年和陈泊君在一起,天天围着家里转,大学的那些同学朋友也慢慢淡了关系,失去联系,唯一的闺蜜就是杜若水了,两个人一个医院出生的交情,可不是盖的。

“嗯,不过为了客人的隐私,我也不好多透露。”徐简然点点头,其实席修并没有说不能透露身份,公司规定也没有这一条,但是他就想要知道,能让席修放在心上的人,到底是个什么关系。

唐音宁略显失望的点了点头,“理解理解。”

名字控

杜若水上了卫生间,还蹭了一杯挂耳咖啡喝,等她推门进去,唐音宁已经谈论结束了。

走出奥斯大楼,坐上了车,杜若水这才忍不住问道,“怎么样?”

“说提取手机芯片信息需要一两天的时间,他建议我这两天多多取证,现在还在婚姻关系内,只要拍在他和那个小三同居,就属于重婚罪。”唐音宁回想起徐简然说的话,这才复述道。

“好,反正我的稿子都交了,这几天就陪你取证拍照!”杜若水握拳点了点头,这才说道,“先去给你买个手机!当我送你即将解脱的礼物。”

“小水。”唐音宁听见她这么说,不免感动的喊了一声。

“哎呀好啦,咱们可能闺蜜呢,走,买手机,再请你吃顿饭!”杜若水晓得唐音宁很感谢自己,伸手戳了戳她的小脸蛋,这才握住方向盘,一脚油门朝着手机专卖店去了。

***

徐简然送走唐音宁两人,立马给席修打了电话,汇报进度。

“嗯,辛苦了。”席修满意的回道,“打赢了官司,年底嘉华股份竞标,我会入股。”

这对于徐简然来说,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,自从工作以来,自己可从未有输过的官司,更别说这样小儿科的了,他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,这才说道,“那可真是多谢了,阿修,你回国也有一阵子了,有空我请你吃饭。”

“官司以后吧,我请你。”席修沉思片刻,这才婉拒道。

对于他这样冷漠的脾气性格,徐简然早已习以为常,他刚说完一个好字,那边的电话就挂断了。

“金主任性啊。”徐简然不免叹了口气,无奈的笑了笑。

嘉华虽然现在在云京市是数一数二的律师事务所,但是放眼全国还是很有竞争压力的,他想要把手伸向外企,就需要一定的资金筹备吸纳人才,所以嘉华董事会协定,年底会举行一澈标,卖出百分之十的股份来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如果华云集团能参加进来,对于嘉华那无异于是如虎添翼,而嘉华也会派出最好的律师为华云当企业顾问。

不过想华云集团这样的上市公司,可能不缺企业顾问吧,徐简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。

席修得知唐音宁已经离开,倒是有些想要见见她,虽然才分别数小时,但他竟然已经开始想她了。

“席总,圣阳公司陈总到了。”宋辉敲了敲门,得到准许这才进来问道。

“会客厅等我。”席修点了点头,顺手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,并未有出去待客的意思。

 

宋辉应下,这才转身关门出去,亲自去接待陈泊君在会客厅休息。

陈泊君早上接到宋辉的电话,已经很是激动了,圣阳如果能和华运集团合作,那以后的对外报价就算再涨一倍都没有关系,那这利润又能翻一番了,赚大钱的机会他可是一点都不想放过的。

“宋秘书,请问席总什么时候过来?”陈泊君喝了一杯咖啡,看了看自己的手表,分针已经指到了6,半个小时过去,根本没有看见席修的身影,这让他有些按耐不住了。

宋辉微笑说道,“陈总,烦请你稍等,我们席总可能需要开一个越洋会议。”

陈泊君只能点点头,这才道,“原来如此,那我再等等。”

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的,转眼间都快要三点了,还没有看见席修从办公室出来的,陈泊君不免有些生气。

谈生意的人最讲究时间观念,正是因为看在华云是大集团,他才愿意等那半个小时,可是这流逝的时间一点点消耗了他的耐心。

“宋秘书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如果华云没有合作的意向,你们可以直说。”陈泊君把手上的咖啡重重往桌子上一放,这才对宋辉不悦说道。

宋辉看着陈泊君还不高兴了,心想着,本来就看不上你们圣阳啊,还真以为你们是多大的企业,在华云面前顶多算是个小虾米!

腹议归腹议,但宋辉依旧笑着说道,“稍安勿躁,我帮您给席总打一下电话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就听见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,席修走了出来,脸上带着笑意,目光中却是满满的不屑,他自带强大气场,让人不太敢直视他的眼睛。

“席总您好,我是圣阳公司的总经理陈泊君,幸会幸会。”陈泊君自知失礼,赶紧站起身来朝着席修走去,伸出一只手寒暄道。

席修只是浅浅的点了点头,“客气了,我们坐下聊。”

两人都是穿着一身墨色西装,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高低配置,陈泊君在席修面前,可谓是相形见绌。

陈泊君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,这才跟在席修的身后坐下,拿出一份很是精简前面的资料递到席修面前,这才说道,“席总,这是我们公司的平均报价和可以给予最低的优惠,还有一些我们平日常合作的乙方,都是中端型的”

“我会自己看。”席修抬手挥了挥,打断了陈泊君的话,显然是觉得他有些聒噪。

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陈泊君握紧了手,这才努力平静下来,微笑说道,“好的,席总您慢慢看。”

=

=

第9章:狗拿耗子多管闲事

席修一目十行的翻阅了这份文件,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,他叫陈泊君来公司,也不是为了谈合作。圣阳这样的小公司,华云根本看不上的。

“陈总,我想如果可以的话,你们可以送一些样品来我们公司的检测部。”席修放下文件,这才故作诚恳的说道,好像真的有合作意向似的。

听到席修让自己用样品过来,陈泊君的心情一下子就雀跃起来,刚才那段等待的时光也不再烦躁,他立马欣喜的说道,“好好好,我回去就让人送样品过来,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慢慢磨合。”

“好的,那就这样吧。”席修点了点头,他的目光落在宋辉身上。

宋辉立马会意,走上前来,恭敬的对陈泊君说道,“陈总,这边请。”

陈泊君见宋辉要送客,看了看手表,这才笑着道,“这会儿要不席总休息一下,我请您吃饭。”

“不用了,等会还有点事,陈总请吧。”席修率先站起身来,语气薄凉的拒绝了陈泊君,转身离去,留下一个完美的背影。

陈泊君见席修如此不给面子,心里虽然不要舒坦,但是他也听闻这个席总是国外深造回来的,也能理解,可能是国外呆久了,不喜欢国内寒暄这一套吧。

如此安慰自己,倒也能想得开。

宋辉送走了陈泊君,回到办公室,见席修已经把圣阳公司的资料扔进了垃圾桶,不免愣怔一下,不解问道,“席总,既然无心合作,怎么还让他们送样品来呢?”

“你不用管,记住每次送来的样品都不合格就是了。”席修关掉电脑,看着桌子上的手机,沉思片刻这才说道,“找一个私家侦探全程跟拍陈泊君,这文件碎掉!”

“是。”宋辉点头应下,这才转身出去。

席修想起那天早上唐音宁那错愕的表情,再想起她晚上的热情奔放,脸上僵硬的线条不免柔和几分,已经忘记我了是吗?会让你重新记起来的。

***

唐音宁买了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徐简然发了个短信,告知自己的身份,并徐简然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问自己。

徐简然转手就把电话号码卖给来席修,代价是一顿饕餮大餐。

席修看着那熟悉的几个数字,这些年来他已经烂熟于心了,只不过从未拨打过罢了。

因为一连好几天唐音宁都穿着同一条裙子,用杜若水的话说“都快馊了!”

想起那晚的疯狂,现在自己连个换洗的裙子都没有了,唐音宁只能买新的。

好死不死的,两人刚走进商场YS女装店,就看见两个熟悉的面孔。

“宁宁,那是陈泊君他妈吧?”杜若水很是眼尖,一眼就看到了陈兰那个扎眼的紫色旗袍,拉扯了一下唐音宁的胳膊说道,“你这婆婆也是,肥的都像个腊肠了还爱穿旗袍。”

唐音宁顺着杜若水手指的方向看去,的确是陈兰,不过她身边那个人,居然是纪浅,看到这个女人,唐音宁就忍不住的恶心,“那就是小三。”

“什么?这就是小三啊?我还以为是陈兰买的丫鬟呢!”杜若水瞅了瞅纪浅的模样,这才嫌弃说道。

见她如此毫无原则的毒舌的,唐音宁的心里倒是蛮爽快的,不免嘲讽道,“那丫鬟现在怀里陈家的孙子了,金贵着呢。”

两人的话声音不大,但纪浅又不是傻子,大中午的这个店里只有几个客人,她其实早就看见了唐音宁进来,她是没想到,这个女人都要离婚了还能有心情来逛街。

 

此刻又听见两个人编排自己是丫鬟,倒是忍不住有些生气,她明媚着笑脸对陈兰娇滴滴的说道,“妈,那是不是唐姐姐啊?”

陈兰朝着那边的方向看去,果真是唐音宁,这会儿一肚子的气,见她居然来这么贵的店里买衣服,心里想着真是个败家娘们,幸好泊君要和她离婚了。

可是她依旧气不过,想着现在唐音宁还花着陈泊君的钱,这脚下的步子就朝着唐音宁走过去,还没走到面前呢,杜若水一下子就挡在了两人中间,不满问道,“要碰瓷啊?”

陈兰看着杜若水也不高兴,这个小姑娘每次都看不惯自家儿子,现在也有二十四五岁的人了,还没有嫁出去,真是丢人呐。

“你让开,我要和音宁说话。”陈兰现在不打算和杜若水纠缠。

“别音宁音宁的喊,马上就要离婚了,装什么亲热?”杜若水气势上很强,她平日看着是一个很软萌的妹子,但是那170的身高不是白长的。

陈兰此刻仰着头看着杜若水,凶道,“那可是音宁和我儿子的事情,你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”

“得勒,宁宁,这耗子要和你说话。”杜若水很自动的侧过身子站在一旁,看着陈兰这气急败坏的模样,心里那叫一个舒坦。

陈兰伸手就要去打杜若水,被唐音宁一把抓住胳膊,不悦道,“大庭广众下,你要动手我就报警,这里可有监控,谁先动手一目了然。”

陈兰毕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女人,这些年跟着陈泊君过上了好日子,但是那浅薄的见识依旧没有什么长进。

此刻听见唐音宁要报警,赶紧收回了手,这才挤出笑脸说道,“音宁啊,咱们有话好好说,你想要和泊君离婚,也不是不可以,但你必须净身出户,这些年你没有给我们陈家添子添孙的,就当是对我们陈家的补偿了吧。”

“笑话,陈泊君才是过错方,婚内出轨我没让他身败名裂已经是仁慈了。”唐音宁冷笑一声,看着陈兰此刻的没脸没皮,已经不是恼怒,而是觉得可笑。

陈兰见唐音宁这会儿盛气凌人的样子,不应该痛哭流涕的恳求自己不要同意离婚吗?

“你,你这辈子别想再进我们陈家的门。”陈兰气的直发抖,这才说出一句很无力的话来。

唐音宁不屑的摇了摇头,这才道,“说的我很想进你们家的门一样,要是没有我爸,陈泊君现在就是个搬砖工,之前尊敬你是老人,现在,呵,凭你也敢在我面前趾高气扬?”

更多好的"小说推荐"请记住"名字控"http://www.mingzikong.com

TAG :

小说推荐最新

小说推荐推荐

小说推荐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