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名大全 > 游戏名字 > 好听的游戏名字 > 《美人骨》郁百岁祁嵊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

《美人骨》郁百岁祁嵊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

来源:www.mingzikong.com | 发布时间:2018-01-20 | 作者:百岁|美人 | 点击:

  《美人骨》是一本虐心言情小说,主角郁百岁、祁嵊,郁家落败,郁百岁从太傅明珠沦为弃妇,看着曾经山盟海誓的夫君另娶他人,郁百岁心如死灰,神秘黑衣人的出现,让复仇的种子在郁百岁心中生根,只是她未曾料到帮她的人竟会是那病弱的天子祁嵊!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!

《美人骨》郁百岁祁嵊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分享_www.mingzikong.com

  《美人骨》小说简介:

  郁家落败,郁百岁从太傅明珠沦为弃妇,看着曾经山盟海誓的夫君另娶他人,郁百岁心如死灰,神秘黑衣人的出现,让复仇的种子在郁百岁心中生根,只是她未曾料到帮她的人竟会是那病弱的天子祁嵊!

  《美人骨》小说精彩章节:

  距大婚还有几日,许棠云回了王府待嫁。

名字控

  婚礼前夜,她屏退下人,将嫁衣提前穿在身上,畅快的笑着,于铜镜前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  还记得郁百岁嫁给霍顷澜的那日,她将自己关在房中,心恨到滴血。

  而今,这袭嫁衣终于穿在了她身上,她就要嫁给霍顷澜了!

  吱呀一声,门开了又关,有人闪身进来。

  来人目光痴迷的在一旁看了会儿,这才大步过去将人一把搂进怀里。

  两人很快厮缠到了一起。

  最后关头许棠云攥住男人已经钻到衣服下面的手,娇喘着轻哼,“捭阖,你再等等,等明日洞房夜后,我就给你。”

  “每次最后关头你就喊停,是怕新婚夜没了落红不好交代吧?”楚捭阖还喘着粗气,“你这个身子我早看遍也亲便了,你不是也很享受吗,嗯?”

  大掌在她xiong前狠狠一抓,许棠云就像被抽了骨头一样软在了他身上,却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神智。

  “不,不行,明日就是大婚了,我不允许出任何差错。”许棠云亲了男人一下,安抚着:“别急嘛,过了明日,你想怎么样我都随你。”

  “许棠云,你到底把我当什么!”求欢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绝,楚捭阖脸色难看下来:“为了你我出卖了义父,不然老安王想搬倒郁太傅……哼。你和你那未来婆婆趁霍顷澜出征在外休了我义妹,罪名不就是和我有染吗?没有我的倾力协助,你以为霍顷澜会信?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,你为什么就只想着嫁给那个霍顷澜!”

  许棠云知道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激怒楚捭阖,赶忙软下嗓子:

  “你知道的,但凡我想要的东西,就一定要得到手。我不管,你说了爱我,就一定要帮我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面对许棠云的软语娇嗔,楚捭阖再次败下阵来。

  “好啦。”许棠云趁机贴上他的身,纤纤细指在他的唇上mo挲了一会钻了进去,眼神露骨的睨着他,别有意味道:“大不了今晚我来伺候你……嗯……”

名字控

  楚捭阖粗喘了一会,终究抵不过美色当前,弯腰将人一把抱起走向绣床:“放心,今晚一定喂饱你!”

  ……

  转眼到了大婚之日。

  一个是老安王的掌上明珠,一个是炙手可热的青年勋贵,十里红妆,盛况空前,轰动了整个京城。

  阴暗潮湿的柴房里,郁百岁蜷缩在一角,听着从窗外传来的热闹喧哗声,整整一天。

  她出嫁的那日,好像也是这么热闹……

  哗啦一声,柴房的门被推开。

  “今晚是郡主和姑爷洞房花烛夜,郡主吩咐由你值夜。”

  郁百岁麻木的起身,一言不发的朝外走。

  蕊心有些狐疑的看她:“你不伤心?”

  郁百岁摇头:“侯爷大喜,我不伤心。”

  她早已不是他的妻了,有什么资格伤心。

  如今不过是看着他另娶新妇,不过是想着他会把别的女人拥在怀里而已,没什么可伤心的。

  郁百岁是这样告诫自己的。

  可当她站在寒风凛凛的新房外,听着门内火热的交缠和床帐晃动声,整个人还是生生被撕裂成了两半。

  这曾是她的家,她的百岁院,她的夫君。

  可如今,这些都属于另一个女人了。

  “侯、侯爷,啊……轻点,云儿要……云儿要死了……嗯……”

  男人低哑的cu喘无限放大,和着女人毫不矜持的口申口令秽语,刺穿了她的耳膜,也刺穿了她的心脏。

  她捂着紧紧绞痛的心口,生生呕出一口血来。

  昏沉沉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黑漆漆的柴房,而距离她一步远的地方,站着一个人。

  借着小窗漏进来的月光,隐隐看出身姿伟岸,应该是个男人。

  至于容貌……对方一身夜行衣,遮了脸。

  男人显然也知道她醒了,转过身来,开门见山:

  “郁百岁,想不想报仇?”

  郁百岁心底一紧,放在身侧的手悄悄收拢。

  “找谁报仇?我为什么要报仇?”

  “郁家满门忠烈,你父亲一心为国,却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,你能不恨?你被他们霍家弃如敝屣,还要看着曾经的夫君新欢在怀,你能不怨?你的眼神告诉我,你既恨且怨,你想报仇,非常想。”

  屋里一片漆黑,郁百岁看不见他的神情,但她清楚,对方有备而来,且对自己了如指掌。

  “是又怎么样?”

名字控

  她昂起头,凭感觉灼灼看向男人所在的方向,尽量不让自己漏半分怯。

  黑衣人走近一步,俯身看她: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
  郁百岁强抑着心底的震荡,平静反问:“我凭什么相信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敢露的人。”

  黑衣人不恼亦不怒:“我确实不行,但如果我把你送到这天下最有权势的人身边呢。”

  最有权势的人……

  “谁?”

  “自然是当今皇上。”

  郁百岁轻笑,兀自摇头:“谁不知道当今天子自幼多病 ,御医甚至断言其寿限就在这一年,这在皇城里并不是什么秘密。况且,朝政大权一直把控在老安王手里,天子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,自保尚且不暇,又怎么帮我报仇?”

  这番话说完,屋子里突然陷入死寂,大概对方也被她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惊到了。

  郁百岁却很坦然,从郁家覆灭的那刻起,天家皇权在她眼里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
  “你说的有道理,但忽略了一个事实。”黑衣人轻咳了一阵,继续道:“天子再没有实权,终究还是天子,老安王只手遮天,到底还不敢自称为天。狼子野心,偏偏自困纲常,这就是你的机会。”

  老安王多年不还政,篡位的野心已经满朝皆知,却又不想背负骂名,还想万民称颂千古流芳,这是他的野心造就的困境,也是当今皇上得以残喘的唯一生机。

  尽管不知道对方是谁,甚至连真容都未见过,但郁百岁无法否认,自己被说动了。

  “我要怎么才能到他身边……之后又该怎么做?”

  “把你送到他身边是我的事,至于怎么做——”黑衣人顿了一下,“你的脸就是最好的武器。”

  郁百岁眼睫垂落,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  “你很聪明,不需要我多说。只要搅乱后宫那池春水,借力打力让前朝失衡,到时想搬倒老安王的人可不少。”

  郁百岁垂眼,细细思索着黑衣人的这番话,而后抬头。

  “我答应你。但我想知道,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“你只需知道我的目的与你无碍这就够了。”

  黑衣人消失前,留下最后一句:“郁百岁,别让我失望。”

  老安王遇刺了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时,不知怎地,郁百岁忽然想到了昨夜那个神秘黑衣人。

  刺客……会是他吗?

  天未亮许棠云就携霍顷澜匆匆去了王府,直至傍晚方归,归府第一时间就命人传唤了郁百岁。

  郁百岁刚踏进花厅,就被迎上前的一巴掌狠狠扇倒在地。

  “我好意待你,没想到你竟恩将仇报,趁我大婚之机与人勾结刺杀我父王!”

  郁百岁抚着立时红肿起来的侧脸,神色还算平静。

  许棠云恨毒了她,这么好的机会又怎会放过?

  她起身,不卑不亢的反问:“郡主有何证据?”

  “刺客是楚捭阖,楚捭阖是你父亲义子,谁不知道他和你的关系非比寻常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许棠云目光微闪,看向一侧的霍顷澜,果见他脸色难看的厉害。

  “我父王为国除奸,没想到反倒被你们这群逆贼记恨上了。”许棠云咬紧牙关,满脸恨意忽而一收,泫然欲泣的扑进霍顷澜怀里:“侯爷,父王伤重生死未卜,那楚捭阖又潜逃在外,前些时候他不是还夜闯侯府私会郁百岁吗,想来他们一直有联系,郁百岁也肯定是知道他下落的,侯爷,你要为我做主……”

  楚捭阖三个字显然触碰到了霍顷澜心底的禁忌,他沉沉开口,音色比目光还要冷上十分:“郁百岁,你最好老实交代。”

  “欲加之罪,无可交代。”郁百岁挺直脊背,面色平静,心底一角却蜷缩的厉害。

  霍顷澜以为到了现在她还在维护楚捭阖,心底怒意更胜。

  冯氏适时接道:“侯爷和夫人何必跟她废话,直接刑杖伺候,就不信撬不开她的嘴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许棠云似乎不忍心,请示的目光投向霍顷澜。

  霍顷澜冷冷一哼,“依你。”

  郁百岁很快被按到了院外木凳上,许棠云暗暗勾唇。

  借此机会打她个几十大板,即使要不了她的命,也要让她失去双腿。

  第一板子下去,郁百岁咬紧牙关,疼的满脸冷汗却硬是没吭一声。

  第二板子下去,脸色已经惨白如纸。

  第三板子还没落下……

  蕊心故作惊讶:“这样就晕了,没想到罪奴所的罪奴都这么娇贵,或者是苦肉计博谁心疼呢吧?”

  许棠云瞥了眼霍顷澜隐隐变色的脸,心底暗恨,这个贱人!

  “还不快请个大夫来给她看看,别让人以为本郡主之前苛待了她。”

  大夫很快赶到,给郁百岁号了半天的脉,却迟迟不语,额头还冒出了一层冷汗。

  许棠云心底隐隐发慌:“大夫,有话就说,该不会有什么是本郡主不该听的吧。”

  大夫慌忙跪地请罪,自知也无法隐瞒:“回郡主,这位是,是……有喜了。”

  有喜了!

  宛如晴天霹雳降在头顶,许棠云一个趔趄,被奶娘扶住后却是第一时间看向霍顷澜。

  满院子的下人都静若木鸡,恨不得蒙上眼睛捂住耳朵。

  郁百岁是前侯夫人,如今怀孕了,只可能是侯爷的。

  下人们都这么想,许棠云自然也是这么想。

  推开冯氏和蕊心的搀扶,她摇摇晃晃上前,一脸的伤心欲绝:“我们刚刚新婚,为什么,你……”

  霍顷澜却像是没听到一般,俯身抱起郁百岁疾步如风出了院子。

  “霍顷澜!”

  许棠云对着他的背影喊的声嘶力竭,牙关咬碎也没等到他一个回头。

  ……

  郁百岁醒来看到霍顷澜的时候,心底本就惊疑不定,而霍顷澜一句话直接让她如坠冰窟。

  “你怀孕了。”

  霍顷澜俯身擒住她下巴,目光骇人,冷峻的脸上却是反常的平静,语气甚至称得上轻柔:“告诉我,孩子是谁的?”

更多好的"好听的游戏名字"请记住"名字控"http://www.mingzikong.com

TAG :

好听的游戏名字最新

好听的游戏名字推荐

好听的游戏名字热门